043-87452255

新知行 | 打造公共空间 激发社区活力、改造提升老旧小区整治探索2020-11-12 08:27

本文源于公众号--中国建设报中国房地产  当前,我国城市不存在发展不均衡、不充份的问题,城市内大量老旧小区在人居环境、公共服务、社区建设、文化特色等方面不存在诸多问题,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必须之间构成了对立,影响了群众的取得感觉、幸福感和安全感。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建筑专业设计研究院院长景泉讲解了老旧小区综合整治的涉及理念和观点。  公共空间成老旧小区改建焦点  密码这一难题,必须规划师和设计师实施以人为本的理念,在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进程中,规划师和设计师不应时刻注目居民的空间市场需求和体验,注目居民的生活品质。  为了解前进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工作,北京市政府2018年制订了《北京市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工作方案(2018~2020年)》,明确提出老旧小区综合整治实行的“六治七调补三规范”。在物质空间改建方面,除了必要对楼体的改建,其他改建都必须相结合小区的公共区域展开,因此不难看出,公共空间在老旧小区改建中占有了极为重要的地位。

新知行 | 打造公共空间 激发社区活力、改造提升老旧小区整治探索

  而在社区中,与居民日常生活联系尤为紧密、对居民满意度水平影响仅次于、居民所体现的问题与表达意见更加反感的物质实体也多为公共空间。习近平总书记在11月2日对上海杨浦滨江公共空间实地考察时认为,在城市建设中,一定要秉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合理安排生产、生活、生态空间,希望不断扩大公共空间,让老百姓有休闲娱乐、健美、娱乐的地方,让城市沦为老百姓宜业宜居的乐园。  以公共空间为实践中载体,一方面需要构建对老旧小区的物质空间改建;另一方面由于公共空间所面向的使用者十分普遍,对公共空间的改建不仅能影响更加多居民,还能唤起群众的建设热情,确实构建“幸福环境与幸福生活联合创下”。  公共空间改建面对的引人注目问题  2019年8月,在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城市设计处的引导下,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与各合作团队紧密配合,以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天通苑地区(以下全称“长门地区”)为对象积极开展老旧小区公共空间改建设计,在设计研究过程中,我们对公共空间改建设计策略及设计方法展开了总结。  长门地区的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试点小区还包括回龙观镇北郊农场家属院小区、北京农学院家属院小区以及东小口镇回南家园小区,然而在实地调研中,我们找到很多老旧小区普遍存在公共空间数量较少、功能单一、设施缺陷破旧甚至被杂物闲置等问题。为了更佳地符合当地居民的公共空间市场需求,规划师和设计师从问题导向抵达,使用物质空间设计改建手法插手。  为理解居民市场需求,团队首先从调研应从。在重复使用的2284份有效地问卷中,多达三分之一的被调查居民指出公共空间质量明显影响日常生活品质,其最重要程度次于物业管理和基础教育设施对生活品质的影响。此外,长门地区居民对公共空间的利用方式更为多样,无论是在广场等大中型公共空间还是小微绿地等小型公共空间,散步都是其第一自由选择(76.5 text-align: left;">  长门地区在公共空间方面面对的最主要问题是空间资源的极为缺少,指出活动场地不充裕甚至几乎过于的被调查者占到比超过了84.3 text-align: left;">  此外,长门地区现存的少量活动空间也大多不存在设施陈旧与环境杂乱(52.1 text-align: left;">  公共空间改建升级有妙讨  老旧小区往往为非封闭式管理,小区内外的空间联通性较高。针对居民集中反映的活动场地极为匮乏、活动空间品质不高的问题,我们指出不仅要挖潜小区内部的空间资源,而且应该融合周边公共区域,提高对居民的公共空间供给。  第一,考虑到居民的实际市场需求,我们明确提出利用零散地块、闲置地、边角地和拆违拆迁资源,实行“从头至尾增绿”,大力挖出潜在公共空间。同时,根据拆迁空间周边用地性质、空间规模、环境氛围及周围居民市场需求等要素,因地制宜对现有小微绿地的功能与人组形式展开多元化与灵活性的探寻,防止功能趋同,减少居民对公共空间用于的选择性。例如,把自有用房、防水绿地等单一功能的公共空间改建为公共活动室或对外开放绿地空间;在现状难以接近的滨水空间设置滨水平台、台阶等亲水设施,强化岸线亲水互动性,构成具备独有休闲娱乐体验的场所,为居民获取活动与交流恋情的空间,这些都是探寻对空间资源展开科学合理的优化。  第二,空间资源的匮乏属性促成我们将视线向社区外扩展。我们尝试通过在有所不同空间的分类界面设置交互空间、希望周边单位附属空间与老旧小区同步利用、希望各小区之间活动空间分享和天内利用等空间设计手法和社会不道德,引领社区与社会的公共区域构成同步。  为倡导公共空间对外开放分享,我们明确提出以下策略:希望公共服务设施的附属室外空间全面对外开放,并建议中止公共服务设施附属室外空间与外部的硬质隔绝,构建室外空间24小时对公众对外开放;将公共服务设施节点附属、周边的闲置或较低使用率空间改建为公园、小微绿地、广场等不具备实际用于功能的活动空间。在此基础上,我们明确提出以慢行体系串联公共空间,提升公共空间的可达性。  第三,在老旧小区的改建过程中,还可以融合空间资源的横向挖潜。例如:展开小微空间立体化建设,利用营造微地形、加添构筑物等手段,减少公共空间景观界面总面积,强化视觉冲击力,提高交互感和参与感;综合利用地下空间资源,植入社区生活的公共服务要素,为居民日常生活市场需求的有所不同方面获取服务,这某种程度需要贯彻对此居民对公共空间的市场需求。  第四,为了提升公共空间的安全性、舒适性、美观性,建构安全性便捷、舒适度宜人、充满活力的公共空间,我们明确提出以下明确策略。首先,在游憩设施方面,获取充足的观赏逗留空间,决定合理的座椅、亭廊等基础游憩设施;希望游憩设施的多元化、多功能简化与艺术化设计;希望游憩设施与花池、宣传栏、台阶及其他设施的融合。其次,在植物栽种方面,我们明确提出公共空间绿视率宜小于30 text-align: left;">  第五,通过公共艺术的植入与新形式探寻,建构当代城市多元的公共文化、扩展公共空间的更好有可能、提高城市社区的公共活力。如在城市家具设置时,将传统形式与新媒介技术融合,使公共设施对使用者的不道德动作产生视觉或触觉的对系统,唤起社区居民的空间利用热情,强化人与空间的对话;探寻公共艺术的夜间用于模式,在更好时段为社区居民获取服务,唤起社区活力。  第六,我们必需时刻牢记城市空间是为人民服务的,必须融合居民(及其他潜在用于人群)特性(年龄层、职业等),合理安排布局与功能,顾及有所不同人群的市场需求。以老旧小区中占有较小比例的老年居民为事例,我们对访谈居民中60岁以上群体的问卷展开了分开统计资料,找到公共空间缺少无障碍设施、遮阴棚等人性化设计是老年居民最注目的问题,有56.6 text-align: left;">  针对这一引人注目对立,我们首先在布局和功能上对老年人的市场需求明确提出了针对性的策略。首先,不应相结合小区和公园,在其内部设置小型老年人活动场地,同时在菜市场、集市等便民商业设施场所为老人获取游憩逗留场所;其次,以广场空间、游憩空间及健美器械居多,将老年人的活动场与儿童活动空间结合,符合片区内老人和儿童的日常活动市场需求;最后,通过无障碍街区道路系统设计、公共服务设施无障碍相连设计、社区出入口、游憩区、信息系统、停车位、公共卫生间等方面的人性化标准化设计,为老年人群的日常活动市场需求获取反对与确保。  以公共空间应从紧贴老旧小区改建,使居民既得“里子”又有“面子”,既提高了生活质量,又提高了社会交往。这不仅增进了人居环境的人与自然发展,而且使社区沦为城市活力唤起的基本单元。